从某些资料读香港诗歌

发布时间:2020-06-17 | 作者: | 来源:http://www.sb565.com/info_154483.html

从某些资料读香港诗歌

关梦南_工作区域 1


(编按︰原文发表于关梦南先生个人脸书,承蒙关生惠允转载。原题为〈从某一些资料读香港诗歌〉,小题为本网站编辑所加。)


时间过得很快,眨下眼,几十年的光阴便过去了。香港文学的三个板块:诗、散文和小说,秋后评说,散文和小说,大概争论都不大,惟独是诗,却是众说纷云,落差非常。后人的标準,或普遍的标準,大多以「诗选」为讨论的基础。这也难怪,因为资料零散,「诗选」最为就手。但殊不知「选集」很讲流派及编者喜好,某些怀有统战意识的「选集」,就更加没有艺术标準可言。


虽然如此,有时我们又不能不借助「选集」,并从中梳理出一些说法。或者先提我熟悉的《十人诗选》吧!


《十人诗选》出版于一九九八,但成书却在八十年代中。十位诗人是:李国威、叶辉、阿蓝、马若、李家昇、黄楚乔、禾迪、吴煦斌、关梦南、梁秉钧。除了梁秉钧和吴煦斌,其他八位都是未读过大学的基层诗人。这或者可以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他们明朗诗风背后的原因。提到明朗、散文化或口语的诗风,还包括不在选集内的锺玲玲、淮远、李金凤、小克、癌石、何福仁、康夫和饮江等。至于戴天、古苍梧和西西,那是当时的名家和大家了。上述诸君,大部份写到九十年代就停笔,也有晚成于二千年前后。


本土︰广义的包容

第二本要提的是《从本土出发︰香港青年诗人十五家》,它包括:小西、小兜、王敏、杜家祁、林幸谦、张少波、游静、智疯、陈智德、黄灿然、刘以正、樊善标、锺国强、锺晓阳及刘伟成。这本具有时代标誌性的诗选,虽然并不明显,却隐含与前代诗人划分的意思:其一是「本土」、其二是「青年诗人」,上述二点也见诸于黄灿然之序:「这本诗选大部份青年诗人都是属于九十年代的,相对于七、八十年代的青年诗人那种几乎是一窝蜂受某种流派影响或某流派与另一流派对峙的局面,我们可以看到,九十年代诗的青年诗人更自由,更开放,更独立,也更多样……」


黄灿然所言:「七、八十年代的青年诗人那种几乎是一窝蜂受某种流派影响或某流派与另一流派对峙的局面」,当然并非事实,而刘以正当时最佳的作品,也并非成于九十年代。现代看来,这本诗选有趣的反而是,诗人有大陆南来的(黄灿然、王敏)、马来亚来的(林幸谦)、台湾来的(杜家祁),与本土。所谓「本土」,指的是广义的包容,而非狭义的排外。另一点値得提出的是:九十年代诗人,几乎清一色是高级知识份子,这与之前的基层诗人,实在有很大的分别。


《咖啡还未喝完》︰大规模民间诗歌论述

九十年代诗人,我指的并非仅限于上述那十几位,他们与前代诗人的关係,我看是十分融洽,其间更有传承与互动。这里不妨提两本评论集:一本是二零零五年出版,陈智德/小西编的《咖啡还未喝完》(香港新诗论);另一本是王良和编的《打开诗窗》(香港诗人对谈)。这两本新诗论集,都是极有深度地评介香港前此重要的诗人及其作品。


比如《咖啡还未喝完》整理了︰罗贵祥、关梦南、刘芷韵、梁秉钧、蔡炎培、陈灭、饮江、洛枫及邓阿蓝。其中,陈灭和洛枫谈诗时尚未出版成名作——《市场,去死吧!》及《飞天棺材》。九位诗人有意包括老中青三代人。此书另一个亮点是附诗论,执笔有:叶辉、陈智德、汤祯兆、小西、邓小桦、袁兆昌、郭丽容、樊善标等。这样大规模民间诗歌论述,此后不再出现。


另一本有深远影响的是《打开诗窗》(香港诗人对谈)。我不止一次听到港外诗人提到这本书。《咖啡还未喝完》採用的是讲座形式纪录,《打开诗窗》却是对谈。此书访谈了十位诗人:马博良、崑南、梁秉钧、关梦南、黄国彬、饮江、胡燕青、锺伟民、陈汗和锺国强。此书我看刚好是前书的补充。马博良和崑南是现代诗五十年代的先行者不用说了,加入了黄国彬、胡燕青、锺伟民、陈汗和锺国强,无疑拉阔了后来研读者的视野。


香港诗歌︰生生不息的活力

最后,让我打开二零零零年后的那个回忆的抽屉,随便就捡出了这幺一大堆名字:邓小桦、郑政恒、韩丽珠、谢晓虹、林卓伦、卢劲驰、可洛、蓝朗、陈永康、庄元生、何自得、心页、赵婉慧、跂之(陈予望)、朱艳红、梁璇筠、谭棨禧、曾瑞明、谢锦华、梁玨琛、王贻兴、阿三、周汉辉、芳头、余剑龙、赵丽明、西草(廖建中)、吕永佳、律铭(风缘)、关天林、方颂欣、说果(赖家莹)、胡棹玮、陈颖怡、李畅熹、林家濠、铭予、龙俊铭、文于天、黎汉杰、方秀宜、心雪、谢海勤、郑咏诗、红眼、江涛、李浩荣……


如果以十年为一个世代,上述四十七位曾活跃于诗坛的年轻人,于二零一零年后,最低限度有二十位仍继续写作,部份出版了个人诗集,更有人出版了不止一本;部份夺得诗界的殊荣,更有人如西草(廖建中)传承出版诗刊的棒子。在事实及数字面前,我们有理由相信,香港诗歌,确是有一股比散文及小说更大的,生生不息的活力。